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女婿的大鸡鸡
女婿的大鸡鸡

女婿的大鸡鸡

女儿的老公叫小海。小海的母亲在世时有高血压,三年前脑溢血已经去世了。在女儿的肚子大起来后,照顾女儿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头上。

  女儿预产期的前一个月我搬到了女儿家里住,虽然两家离着一个多小时车程,但好在是一个城市。

  女儿跟小海的房子是三室两厅,她们两口子住一间,一间被她们弄成了婴儿房,剩下一间我住。

  猛一住在女儿家我感到非常不习惯,但为了照顾我的宝贝女儿,也只能将就了。性吧首发

  女儿大大咧咧,都快生产了平时还是不太注意,整天玩电脑,玩手机,也不怕有辐射,说她也不听,并且她也有词:“整天憋在家里,手机再不让玩,人还不疯了?”

  对于女儿的不注意,我本来以为也就限于平时偶尔玩玩手机电脑,但我没想到一天晚上睡觉我居然听到了女儿隐隐约约的呻吟声。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声音,只是我没想到女儿再过几天都要生产了还敢跟小海瞎折腾,这个小海也是!!我在心里暗暗责备女儿女婿的不是,对此却又莫可奈何,我一个当丈母娘的总不能去敲他们的门。

  我住的房间跟小海他们的卧室门对门,隔音又不好,想听不到都难。躺在床上默默听着女儿“嗯嗯啊啊”的呻吟,我直感觉心跳脸红。女儿在我眼里一直是个孩子,虽然都结婚要当妈了在我的潜意识里她也是孩子,不过此时听到女儿婉转承欢的轻哼慢吟我才意识到女儿也是个女人。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女儿跟小海做爱的声音,听着听着不免有些入迷,居然生出了想要听得更清楚点的念头。想起身到门边仔细听一下,又立马打消念头,在心里骂自己“都几十岁的人了,居然想着偷听女儿跟女婿的房?!”

  不过过了片刻后,女儿的呻吟声自己变得清晰了,是女儿的叫声变大了,想来是在小海的身下更动情了。

  “不,小雪此时不应该是在小海的身下,肚子都那么大了,怎么还能用男上女下的姿势,小雪可能是平躺着,小海侧躺在小雪身边,抬起小雪的一条腿插进去;或者两人都侧躺着,小海从后面插入。也或者是别的姿势……”我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想像着此时两人在用什么姿势做爱,反应过来后暗啐自己,这都瞎想的什么。

  我想不去听两人做爱的声音,手却不自觉得伸到了两腿间。我正是性欲强的年纪,丈夫说我现在是坐地吸土,靠墙吸砖的年纪,此时听两个孩子在屋里折腾,我实在没办法控制自己。

  ……

  几天后,小雪顺利生产了,是个儿子,母子平安,当天,能到的亲戚朋友都到了。

  外孙子出生后,最忙的是我。我就小雪一个女儿,养孩子对我来说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时隔二十多年后,我再次体验了一次当妈的感觉,小雪什么都不懂,除了给孩子喂奶,剩下的活都是我来。

  我本来以为帮女儿带一个月孩子就能功成身退了,但是没想到这一带就是半年,小雪是真把我当孩子的亲妈了,她自己倒跟没事人一样。我在心里感叹,女儿就是女儿,生了孩子也是孩子。

  不过更可气的是半年后,小雪在家呆的腻了自已跑去上班了,彻底把孩子交给我一个人了。

  而一件错误的事情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发生了,过了一段时间后小海出差了,要去半个月。

  本来孩子晚上是跟我睡的,该喂奶时我就抱去小雪的房间让小雪给喂奶。小海出差后女儿为了不让我晚上来回跑就让我在她们卧室住,反正小海不在家,我便跟小雪睡在了一张床上。

  过了大概有十天左右,一天晚上女儿加班太晚,都十一点了,打电话回来说太晚了,不回家了,准备在公司将就一下。

  接过女儿的电话后,我哄睡了孩子,自己也睡下了。不过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开门声,一会后是浴室里传出洗澡声。

  “原来小雪又回来了。”我在心里跟自己说。

  由于整天整晚带小孩,我最近一段时间的睡眠质量非常不好,难得睡下,便没管晚归的小雪,继续迷迷糊糊的睡。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半梦半醒间卧室的门开了,然后小雪钻进了被窝,紧贴着我躺下,一只手穿过腋下摸我的乳房,一条腿翘在我的腰上,好像我的臀部还被什么东西顶到了。

  “这孩子睡觉还不老实”我仅存的意识在心里告诉自己,然后继续睡。

  半梦半醒间小雪的手还在我的胸前折腾,并且不时用手指捻我的乳头,我想喝阻小雪,但实在不想醒来,并且同时也觉得被小雪摸的很舒服,便任由她继续了。

  摸着摸着,小雪不满足于隔着衣服摸,便把手钻进了我的睡衣里直接把乳房握在手里揉搓。摸了一会后又把手往下探,钻进内裤探到了我的两腿间,直接用手指在我已经湿滑的两腿间揉弄。此时我已经在半梦半醒间被小雪挑逗起的欲望湮没,早没了要阻止小雪胡来的念头,并且还下意识的分开腿方便小雪揉我的阴蒂。

  就在我感觉自己庠的不行的时候,小雪开始脱我的衣服,并且很快便把我脱了个精光,然后小雪将我的两条腿分的大开,自己跪在我的腿间,用一根肉棒一样的东西研磨我的阴部。

  “不对。”我终于清醒过来,“这不是小雪,这是小海,小海出差回来了,把我当成了小雪。”不过已经晚了,小海已经将他坚硬火热的肉棒插进了我的桃源洞口,并且一插到底。

  我想出声阻止小海,但伴随着小海的深深挺入,从我嘴里发出的声音却是一声畅快的轻吟。我能感觉到小海的肉棒比起老公更硬更大,并且更加火热。我的身体陶醉于这样的肉棒。

  小海已经开始在我身上一下一下耸动,肉棒有节奏的在我久旱的洞穴里进出抽插。我心里五味杂陈,想阻止,身体却又在不自觉的迎合。小海抽插的很有力,将我的身体撞得都随着轻微晃动。我想呻吟出声,又赶紧捂自己的嘴巴,只敢用鼻音轻嗯。

  “我这是在干什么?”我在心里问自己,“女儿的老公在我的身体上驰骋抽插,我却不阻止,并为此迎合。”性吧首发

  “插都插了,阻止了又能怎么样?”我又在心里说。

  ……

  小海出差十来天,想来也是憋得很了,抽插的动作很粗暴,次次到底,发出啪啪声,似想把他坚硬的肉棒直插到我的肚子里面去。不过我喜欢小海这样粗鲁的撞击,老公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插过我了。

  “老婆,十天不见,你好像吃胖了。”突然小海小声说。

  黑暗中我们看不见对方,直到此时小海还没感觉出来我不是小雪。对于小海的话我不敢应声。不过小海却在继续说话:

  “老婆,我走了这么多天你想我没有?”

  ……

  “说啊,老婆,想我没有?有没有想老公的肉棒?”小海见我不出声,更用力的紧插了几下。

  “是不是怕咱妈听到?没事,妈肯定已经睡了。”

  “老婆,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肯定非常想我,你的身体已经告诉了我,你今晚的水格外的多,刚才我摸了一下,床单都已经被你弄湿了。不过我喜欢你这么多水,我还是头一次见你流这么多,这样干你的感觉真好,肉棒就像插进了紧裹着的温泉里,又热又滑,头一次见你这样动情。”

  ……

  “老婆,老公干的爽不爽?”小海又问。

  “嗯。”我用鼻音回答。

  “老婆,翻过来,我要从后面干你。”小海将肉棒从我的洞穴里抽出来。

  此时的我已经被小海的肉棒彻底征服,小海突然的抽出令我感到空虚,便赶紧翻身跪在床上将屁股翘起来,摆好姿势等待小海的再次插入。

  身为丈母娘的我像只母狗一样跪在床上撅着屁股渴望着女儿丈夫的插入,我为此感到羞耻的同时也感到刺激。并且此时的我已经没了羞耻心,我意识里的道德观已经完全被情欲湮没,现在我只想着让小海快用他的大鸡巴插我,干我,怎么干我都行,现在他要求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

  就在我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小海的肉棒再次插进了我的身体里,小海单腿跪在我后面,一边用力的用肉棒干我,一边伸手揉我的乳房。而小海的另一只手则扶着我的腰,并且不时揉我的臀。

  “老婆,你的屁股怎么也变大了,并且变软了,摸起来真舒服。撞起来的感觉也好。”说着小海将摸我胸部的手也收回来,两只手同时把玩我的臀部,摸了一会儿又用两只手掐我的腰,似在量我的腰围。然后,小海停止了抽插,小海终于发现了不对,意识到我不是小雪,而是他丈母娘,毕竟我的身材虽然不算胖,但要比小雪丰腴很多。

  此时小海突然发现我不是小雪,心里一定在忐忑纠结吧?!而我,一早便知道小海是小海,并且已经没有了初时的纠结心情,又在情欲最旺时,我不满意此时小海的停顿,扭动屁股,一前一后让小海的肉棒继续在我洞穴里进出。

  小海被我的动作唤醒,停顿了一下后似放下了顾忌,开始再次抽插起来。并且抽插了一会儿后显得更有力,似乎是知道了我是小雪的妈妈后觉得更刺激。

  我在小海这样狂野的抽插下快要高潮了,我忘情的开口主动说话:“快点,快点,干死我吧,把我干上天吧。”,而小海也真的听从我的呼唤,抱着我的腰,更用力的撞击我的屁股。

  “啊……!”我终于发出了不再压抑的呻吟声,伴随着呻吟我无力的将身体俯在床上,身体轻微颤抖,而小海也在我高潮后更用力的抽插几次后在我体内喷射而出,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小海有力的射精,火热的精液令我又是一阵轻抖。

  小海射完精后肉棒并没有立即软下来,依然插在我的洞穴里,而他俯在我的背上。性吧首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潮后的空虚感终于令我们清醒过来。小海将肉棒从我的洞穴里拔出来,然后他射在我体内的精液慢慢流出洞口。小海忙抽纸给我插。此时我还保持着跪在床上高高翘着屁股的姿势,清醒后的我感受着小海给我擦拭阴部的动作,不免一阵心跳,脸上发烧。

  我跟小海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打扫战场,然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睡。

【完】